<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保安 >

          黃金發展期已遠,蜻蜓、荔枝、喜馬拉雅們下一

          時間:2019-11-20 23:04:07|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1000

          曾幾何時,無數專家學者就電子書的出現是否會讓紙質書銷聲匿跡、數字化閱讀的方式會不會取代傳統閱讀方式進行了熱切的討論。如今,電子書和紙質書孰勝孰敗尚不可知,但我國數字化閱讀的飛速發展確是不爭的事實。

          截至2017年底,我國移動閱讀市場已逐漸成熟,行業運營更加精細化,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3.78億人,環比增長13.37%,有聲閱讀大放異彩。直至今年7月,荔枝(原名荔枝FM)、懶人聽書等專業有聲閱讀平臺均完成融資,而蜻蜓FM更是在2017年9月創下了10億元的互聯網音頻行業單輪最高融資記錄。

          頻繁、巨額的融資彰顯著這個行業繁榮,2018年高達39.5%增長率更是顯現了有聲閱讀的巨大潛力。那么,是什么讓有聲平臺飛速發展?又是什么吸引了這些投資者給予大量資金支持?這些融資的背后,產業的蓬勃發展是否真實?

          抓住供需矛盾,有聲閱讀蓬勃發展

          要解決以上的問題,要從什么是有聲閱讀開始說起。所謂的有聲閱讀指通過網頁、客戶端等技術,以PC、智能手機、平板電腦、車載、可穿戴設備等為載體,提供有聲讀物的閱讀服務。內容包含小說、廣播電臺、影視原音、新聞資訊等,載體也經歷了從廣播、光盤、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演變。并且,有聲閱讀的出現不是偶然,而是由供給與需求矛盾的日益增加和新興技術的涌現所導致的??偨Y起來有以下三點:

          首先,讀者對有聲閱讀需求增大。隨著社會的發展、科技的進步,人們的時間越來越碎片化,視覺功能也被過度開發,有聲讀物的市場需求日益增加。雖然這促進了以廣播為代表的傳統媒介的再次發展,但廣播也有不足之處,它的信息傳輸過于單向,人們不能根據自己的時間、喜好選擇聽什么,受眾只能被動接受,由此浪費了大量碎片時間。并且,出于對身體健康的考慮,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用“聽書”代替“看書”,市場對有聲平臺的渴望日漸強烈。

          其次,有聲閱讀迎合內容方的盈利需求。傳統的有聲出版多由編輯來進行作品篩選,專業的編輯通常都是憑借經驗和直覺來進行選擇,并且優先考慮的是作品帶來的經濟效益,但長此以往反而會忽視很多有才華的作者,讓創作群體們空有創作熱情而無上市渠道。并且,對于傳統的有聲讀物出版商而言,如何保證有效的銷售渠道也個大問題。傳統有聲出版物成本高、制作周期長,若是無法保證銷售,會造成嚴重的庫存壓力,影響出版社的盈利。因此,建立一個全新的平臺是各方需求所在。

          最后,技術的突破推動了有聲閱讀的發展。數字技術與網絡的發展,為這對供需矛盾搭起了完美的橋梁。數字信號取代模擬信號,成為了新的內容載體。技術的突破使得音頻產品在不同媒介形式之間轉換更加簡單和順暢,將文本內容轉換為不同格式的音頻產品進行制作和傳播的門檻也越來越低。不僅如此,在互聯網時代,時間和空間的阻礙也被大大降低,更是為出版社的“經濟效益優先”提供了條件。新技術的出現使得有聲平臺復制發行讀物的成本更加低廉,大大推動了有聲閱讀的發展。

          正是由于發現了市場中的這對供需矛盾,加上受眾、內容提供者和出版商的強烈需求,互聯網有聲平臺應運而生。而后,有聲閱讀進行了飛速發展,各大有聲平臺相繼完成融資:蜻蜓FM于2017年9月完成10億元融資;荔枝FM于2018年1月正式更名為荔枝,同時D輪5000萬美元融資已到位;懶人聽書于2018年6月宣布完成C輪2億元融資。而有聲平臺的龍頭企業喜馬拉雅FM則是在今年四度傳出要上市的消息,由此可見市場對有聲平臺的渴望程度。

          頻繁、高額的融資是真興盛還是假繁榮?

          據大數據顯示,我國自2009年起,成年國民數字閱讀率接觸率連續8年持續增長,截至2017年,已提升至70%以上,而國民綜合閱讀率達80%以上,國民閱讀需求不斷提升的同時,數字化閱讀方式市場接受程度良好。從數字化閱讀行業來看,數字化閱讀內容豐富度正在擴充,用戶消費需求和付費意愿都有明顯提升,用戶活躍度、用戶日均使用時長和使用次數數據表現良好,數字化閱讀成為用戶閱讀的一種重要渠道。需求模式的轉變為有聲平臺提供了良好的契機,各類有聲平臺如雨后春筍般涌現。

          最早出現的是蜻蜓FM,于2011年9月上線,平臺側重直播和PGC(專業生產內容),擁有大規模的意見領袖和自媒體人的合作關系,有著資源好、內容質量高的優勢。一直居于行業核心位置,更是在2015年提出“PUGC”戰略。而在2013年上線的喜馬拉雅FM則全然不同,喜馬拉雅FM的模式成立于2012年8月,但APP上線是在2013年,走的是內容多、全,受眾廣的路線,側重于“UGC”(用戶生產內容)。

          雖然蜻蜓FM一直對“UGC”持觀望態度,不是很看好平臺社交化的前景,在盈利方式上依舊以“廣告+內容付費”為主,與同業競爭者對比起來略顯薄弱。但其早在2014年時,就開始將人工智能與音頻結合,并與百度汽車建立密切聯系,后來更是成為百度Apollo計劃中傳統廣播電臺收聽的獨家合作方。而這種“內容付費”+“人工智能”的組合,更是為其吸引到了高達10億元的融資。

          但是,投入與產出并沒有成正比。在今年6月份,蜻蜓FM的COO肖軼在接受采訪時曾表明“目前蜻蜓FM還是沒有盈利的,但是蜻蜓FM的虧損非常少”,這讓人們感到吃驚。畢竟,在以內容為主的有聲閱讀行業中,PGC模式下的企業更具有優勢,獲得利潤更加容易,更別說蜻蜓FM早就開始將有聲閱讀與其他行業相結合、尋求新的發展道路。

          而與之對比的喜馬拉雅FM,一開始給平臺的定位就是要建立一個同時服務于受眾、廣告商、內容制作者、傳統出版媒體等多種群體的大平臺。正是由于這些不同的群體,喜馬拉雅FM必須從不同角度考慮企業發展問題,創立自己獨特的平臺生態圈,形成了良好的盈利模式:除了傳統的“廣告+內容付費”,還大膽地推出了各種增值服務,如針對用戶的硬件設備業務和針對內容生產者的上游增值服務。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提高用戶粘性,供平臺可持續發展。事實證明,成效頗高,喜馬拉雅FM也成為了行業一流企業。盡管如此,在市場對有聲平臺如此渴望的情況下,這位“大哥”也仍未上市,僅是幾度傳出將要上市的消息。

          在行業兩巨頭都遇到不同程度的發展問題時,二者間的同質化競爭已十分明顯,在模式、用戶等方面沒有明顯差距的情況下,“拼錢”似乎成為了最后的方法,行業即將面臨巨大變動。此時,融資帶來的資金,就是平臺間進行“廝殺”或者“自保”的武器,這也從側面說明了有聲閱讀行業融資為何如此之多。

          同樣于2013年上線的荔枝,與前兩者相比,則顯得十分“任性”了——在“拼錢”的行業趨勢下,果斷轉型,退出了FM戰場。荔枝靠著文藝、清新的標簽吸引了一批死忠粉,雖然借此在市場中占據了一席之地,但也限制了荔枝的發展,無法進行大的改變,只能走小眾化道路。而其堅持的“UGG”道路對于電臺而言,反成掣肘,內容無法保質使得平臺后續力不足,漸漸落后于同業競爭者。于是,在今年1月完成融資的同時,正式更名為“荔枝”,將主戰場轉移到語音直播,退出了FM的戰場。同時,根據荔枝CEO賴弈龍的透露,荔枝語音直播自2016年10月上線以來到今年一月,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就有了月收入近1億的成果,并且已經形成規?;洜I。

          除此之外,以微信公眾號為載體的陪伴類音頻如十點讀書、夜聽等,以特定群體如中小學生、婦女等為目標創設的產品不斷涌現,而以懶人聽書為代表的垂直類產品和網易、騰訊等企業推出的音頻類App也相繼得到融資,有聲市場一片繁榮。但這繁榮的背后,卻面臨著大企業即將“近身肉搏”、小企業難以持續發展的巨大問題。

          行業面臨巨大變動,有聲平臺如何扛過“寒冬”?

          在2012-2018年,國內有聲閱讀市場規模持續增長,其中2016年至2018年是有聲閱讀市場發展最快的三年。根據大數據顯示,2017年預計有聲閱讀市場規模31億元,但2018年4月發布的《2017年度數字閱讀白皮書》顯示2017年有聲閱讀市場規模達到40.6億元,同比增長39.7%,該數據大大超過市場之前31億元的預期。

          市場的飛速發展帶動有聲平臺的生長,如雨后春筍般冒出的有聲平臺使市場趨于飽和,市場競爭愈加激烈,最令人矚目的便是行業兩巨頭喜馬拉雅FM與蜻蜓FM的同質化競爭。一個主推UGC一個主推PGC,二者從上線伊始就是激烈的競爭關系。融資十億的蜻蜓FM至今未有盈利,行業規模完善的喜馬拉雅FM四傳上市,在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行業領頭都如此艱難,其他平臺又該如何發展?以相對成功的行業“大哥”喜馬拉雅FM為例,筆者認為可以借鑒的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盈利模式是核心。喜馬拉雅FM采取的高開放、低門檻政策,為平臺吸引了不少的作者群體。而與之對應的讀者群體,則是用“免費”、“補貼”當引子,引爆了市場的這部分需求。讀者群體的累積,為平臺吸引了更多的廣告商,進而逐步擴大規模,形成了其獨特的多邊生態圈,創造了新的盈利模式。

          第二,內容建設是王道。喜馬拉雅FM在內容建設上主要有監管、引導和支持三項舉措。一來,加強平臺對內容的監管、過濾,保證內容的高質量,彌補UGC模式下內容弱于PGC模式下的缺點。二來,須對市場進行更精細的劃分,打破受眾與市場的隔閡、引導受眾的消費。同時也有利于發揮平臺的多邊效應,鞏固平臺市場地位。要知道,一個缺乏精細化的平臺,很容易被新的競爭者搶走市場。三來,是對內容創造者們的支持,隨著有聲平臺發展的日益成熟,如何用最低的成本吸引、培養優秀的內容創造者成為平臺發展的關鍵。

          第三,版權保護是重點。2010年6月,喜馬拉雅FM推出首個精品付費課程——馬東的《好好說話》,本以為能大賺一筆,結果卻被在淘寶上大肆售賣的盜版課程大大打擊,項目利潤縮水嚴重。自此,平臺開始了對版權的保護進程,并于2016年獲得了中國版權最具影響力企業獎。

          總體來看,有聲平臺的產生是傳統出版行業尋求新發展而進行的“互聯網+”的創新之舉,推動了傳統出版行業的產業升級,為市場帶來了新的活力。但與此同時,有聲平臺依舊有大量問題如內容質量、版權漏洞、盈利薄弱等問題,如何建立良好的平臺生態圈成為了解決問題的關鍵,期待有聲平臺未來的變化!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