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保安 >

          小商家眼中的雙11:無處安放的焦慮

          時間:2019-11-20 23:04:07|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CONTENT2A7207A9B4A3430A

          又是一年雙十一。不知不覺,這場由光棍節演變而來的購物狂歡節已走過了第十個年頭。

          今年,各電商平臺再次突破往年的銷售記錄,且頭部平臺基本均實現了20%以上的增長。其中,天貓在雙11當日成交總額2135億元,同比增長26.93%;京東在雙11全球好物節(11月1日至11日)取得累計下單金額1598億元、同比增長25.73%的成績。

          在節節攀升的銷售數據背后,有觀點認為,平臺、商家和消費者實現了三方共贏。龐大的交易額給電商平臺帶來巨量營收和利潤;商家從中贏得數倍于平日的流量并回收現金流,順便處理了滯銷品、清理了庫存;消費者則能以更優惠的價格購買到心儀商品。

          然而,一位業內分析人士指出,實際上真正”躺贏“的只有電商平臺。對商家而言,不管是否參與雙十一活動,也不論店鋪經營如何、是盈是虧,都要根據店鋪的營業額給電商平臺交扣點費用。對消費者而言,也并非所有的商品價格都更優惠,在先漲后降的操作下,雙十一期間某些商品的價格甚至高于平時。

          作為連續三年參加雙11活動的商家負責人,林蔭(化名)并不否認上述觀點。“每年的雙11大促都是我焦慮感最濃的時刻。”林蔭如是稱。

          “一開始焦慮的是到底要不要參加雙11,等下決心參加了以后,又要開始糾結廣告投放怎么安排、上什么款、怎么做庫存和定價等等,甚至還會在要不要安排刷單這個問題上猶豫??傊?,從活動開始前到活動結束,整個過程都是滿滿的焦慮感。”

          賠本賺吆喝,保生存還是抓流量?

          早在2015年雙11前夕,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就曾發文直言道,越來越多的商家被動地卷入“雙十一”大促之中,食之無味且成本巨高,棄之害怕得罪平臺或被對手乘虛而入。“幾乎九成九的參與企業都只僅僅賺到了銷售額和用戶量,而在利潤的意義上均為負數,當用戶的有效性大幅降低之后,這樣的營銷運動就成了可悲的零和游戲。”

          這一言論在當時引發諸多爭議,究竟是不是只有1%的商家能夠在雙11活動中盈利,我們無從考證,但從林蔭參與雙11活動的經歷來看,像他一樣的小商家要想在大促期間盈利的確不那么簡單。

          據悉,林蔭在某電商平臺經營著一家燈飾燈具網店,平時每個月銷量在150單左右,以450元的產品均價計算,每個月的銷售額約為6.75萬元。“我這種規模的小店平時也就是能達到基本的溫飽,甚至淡季的時候還掙扎在生存線上。我們對雙11是又愛又恨,以前沒資格參加的時候并沒多少感覺,反正不關我的事;后來有資格了,卻感到特別焦慮。”

          一邊是抱著小富即安的心態,謹小慎微地過安穩日子;另一邊,是心存僥幸心理,花大量時間、資源和精力投身雙11浪潮期盼著能“一夜暴富”。面對這兩種選擇,林蔭一開始總是搖擺不定。

          在他看來,如果不參加雙11活動,自己的店鋪排名很快就會被其他商家擠下去,原本的搜索排名很難保證,白白浪費這波流量紅利。但是如果參加,之后就需要解決一系列難題,除了要特別考慮備貨、放價、物流等事項,甚至還面臨要不要刷單這種兩難抉擇。

          “最關鍵的是,我這種小店即便是參加了,也很難平衡利潤。”林蔭表示,“做好了,我能賺點流量,保住店鋪排名,運氣特別好的話還能有點微薄利潤。但根據我這兩年的經驗,一旦沒做好,很容易變成賠本買賣,最嚴重的后果是活動結束后直接關店。”

          據林蔭介紹,他在2016年第一次參加雙11活動時,由于備貨太多,最終導致庫存積壓嚴重、現金流告急。為了盡快出貨,他的店鋪在活動結束后仍保持較大的優惠力度,最后以虧損告終。

          “那次我還算好的,虧了幾萬塊買個教訓,起碼保住了店。我一個朋友運氣就比較差了,本來利潤就比平時壓低了很多,他報價又沒做好,最終只能關店止損。”

          然而,即便是有虧損甚至關店的風險擺在眼前,林蔭們依舊如飛蛾撲火般,繼續選擇參與下一屆雙11。當被問及究竟作何考量時,林蔭無奈地笑了笑,“沒辦法,做生意得看長遠一點,為了給店鋪提流量、擴大規模,就得硬著頭皮上,虧本也要參加。”

          刷單成風,該不該冒險一搏?

          “虧本也要參加”,這是林蔭權衡利弊后做出的選擇。但隨之而來的,是在電商大促期間刷單成風的環境下該不該冒險一搏。

          據林蔭透露,開店之初就有朋友向他傳授種種“秘籍”,其中就包括所謂快速提升店鋪等級的方法,即刷單。

          “當時,平臺對于商家刷單的態度十分曖昧,表面上禁止實際上默許,幾乎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為了節約成本親自上陣,向身邊所有的親朋好友要來二十多個(電商平臺的)賬號和密碼,每天用不同的賬號在自己店鋪下單。規模擴大以后,就找了個客服,除了自己刷,也會讓她去外面放些單。”

          不過,由于刷單帶來的虛假繁榮最終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有關部門對刷單現象的打擊力度正不斷加劇,且2019年即將實施的《電子商務法》明令禁止刷單這一失信行為,電商平臺也不得不高舉打擊刷單的大旗。

          這一轉變對林蔭而言,無異于雪上加霜。“以前低成本、偷偷摸摸刷,頂多被騙點錢,但好歹不違法?,F在刷一單的成本要30多塊,成本高被騙的風險更大,而且一想到這是違法的事情,就不敢冒險了??裳劭粗粋€園區的其他商家還在頂風作案,托管給專門的刷單機構來做量,而且還活的好好的,心里就特別煎熬。”

          林蔭介紹稱,據他了解,有的店鋪平時一個月也是只有一兩百個訂單,雙11期間每天就能刷上百單,一天的銷量相當于平時一個月。

          早在三年前,吳曉波就曾明確指出,“雙十一”的銷售記錄失去真實的參考價值,甚至,記錄本身成為了一個可以被設置的結果——很像各地城市創造吉尼斯紀錄的那種總動員模式,乃至于各個品類的排名等等,均可被操縱和運作,幾乎沒有了參考的實際意義。

          如今三年已過,刷單成風的跡象依舊如初,甚至更多樣,且更隱蔽。

          近期一篇題為《電商刷單江湖:“每天60萬刷手待命”》的報道稱,部分商家在“雙十一”前刷銷量、刷好評,來提升商品在“雙十一”的關注度和銷量。在刷單產業鏈條中,有平臺號稱“有60萬刷手”,店家也要求“刷手”履行貨比三家、假聊、收藏寶貝等要求,模擬真實交易以逃避平臺監管。

          在談及今年參與雙11活動的銷售預期時,林蔭稱,“這次經驗豐富一點了,在備貨、放價等方面的安排更完善,今年還燒錢上了直通車,銷量情況預計比去年要好一點。但不敢刷單,在流量和排名方面吃了虧?,F

          在優惠活動還在繼續,還不好說到底是盈是虧。”

          “反正雙十一難掙錢,人又累的要死;不上不下的,就是熬、撐著。明年再看情況決定要不要參加吧。”林蔭最后補充道。

          【來源:藍鯨TMT網    作者:劉敏娟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