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餐飲 >

          小黃車們的命:押金難退成共享家族“職業病”

          時間:2019-11-20 22:58:34|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1000 (1)

          人們對ofo小黃車的“積怨”終于爆發了。

          前不久,ofo小黃車用戶排隊退押金一事引起了軒然大波。有數百名用戶不懼嚴寒在北京ofo總部樓下排起了百米長隊,集體向ofo討要押金,場面十分“壯觀”。當然這些用戶只是退押金“大部隊”中的一小部分,那些不能去北京“走后門”的用戶,只能乖乖在線上排隊等待。

          目前在小黃車APP內排隊退押金的用戶人數已經超過一千萬,小黃車欠款押金總額更是超過10億元。盡管目前在小黃車APP上退押金的用戶數量已經有所下降,但其下降速度卻極其緩慢。經過幾天的排隊退款,小黃車線上退押金的用戶數量還停留在千萬級。有媒體統計,若按照此退款速度計算,ofo小黃車要完成所有用戶的押金退款得用上三年。

          事到如今,小黃車押金難退,已經成為人盡皆知的事情。

          不止小黃車,押金難退是共享家族的“職業病”

          論押金難退的共享企業,小黃車并不是唯一。

          去年9月,酷騎單車就發生過跟ofo一樣押金難退的情況。在酷騎單車平臺中的用戶,向平臺申請退還押金的時候,平臺無法順利退還用戶押金,不僅如此,就連客服電話也打不通。實際上,押金難退這一問題在共享出行行業中是常態。

          近日,共享汽車平臺途歌便也陷入了押金難退風波,大量用戶在微博、新浪黑貓等平臺投訴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稱自己在途歌平臺內交納的1500元押金無法正常退還,有的用戶退款時長已達三個月還未得到處理。需要注意的是,不止是共享出行行業,在整個共享行業中,均出現過押金難退問題。

          如共享租衣平臺多啦衣夢在去年11月身陷破產疑云,甚至連其APP都無法正常使用。不少用戶反映自己存在APP中的300元押金難退。去年12月,有媒體透露多啦衣夢至少還有1.5億元押金尚未退還。用戶不得已只能從平臺中拿一些不值錢的舊衣將自身損失降到最低。

          共享籃球平臺“豬了個球”在今年也傳出了倒閉的消息,部分共享籃球場地的籃球柜空空如也,官方公眾號也長期無人打理,不少用戶到微博投訴“豬了個球”押金和余額無法正常退還……

          事到如今,押金難退顯然不是小黃車一家共享企業的問題,而是整個共享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而造成這樣的局面,是因為部分共享企業利用押金模式的監管漏洞,擅自挪用用戶押金造成的。

          押金模式是共享企業對用戶的一種“風控”措施,且為了防止公司的共享產品被用戶無端破壞、盜走等,共享企業推出押金模式本無可厚非。但隨著共享行業接二連三地被爆出押金難退事件,讓不少用戶對押金模式產生了嚴重的質疑,不禁產生“為何押金難退?”、“我們的押金都去哪了?”等疑問。

          押金究竟去哪兒了?

          共享行業中之所以出現押金難退現象,主要是由于企業“囊中羞澀”,不得不挪用用戶押金“救急”所致。

          目前,共享企業均是重資產模式,其產品成本、以及相關的運營成本十分之高。以共享汽車為例,采購一輛新能源汽車的價格大概在幾萬到十幾萬之間,造價極高,而汽車停車位以及相關場地租賃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這還沒完,再算上汽車的維護、修理以及平臺運營等費用的支出,企業所要承受的資金壓力可見一斑。

          且從常理判斷,企業重投之下,還需要有較為高額的盈利回報,才能維持企業長期穩定發展。但從目前來看,大多共享企業的盈利模式尚不完善,投入與回報不成正比。

          如共享汽車每小時的租金價格一般在10元到20元之間,由于前期的重資投入,依靠租金的共享汽車企業,在短時間內顯然難以回本,想要盈利也頗為“艱辛”。

          而共享充電寶行業、共享單車行業也是一樣,其對產品的生產、維護、修理與平臺運營的成本投入也不在少數。且共享充電寶、共享單車每次的使用價格普遍是一元,利潤著實不高。再加上市場競爭等其他因素,許多共享企業在擴大經營范圍的同時,也在不斷地花錢補貼用戶,相互之間打起了“價格戰”,讓企業收入大幅降低。換言之,很多共享企業做的都是“賠本賺吆喝”的生意。

          在此情況下,不少共享企業都是處于入不敷出的情況,時間一長,將給這些企業帶來巨額虧損。為了維持公司的正常運營,填上大坑,不少共享企業在挪用用戶押金的路上“一去不返”。在“共享經濟”風口下,企業在挪用用戶押金用以維持企業正常運營的同時,還憑此獲得不少資本的垂青。

          于是乎,部分共享企業拿著用戶們的錢繼續擴大市場、增加共享產品的生產以及做企業的宣傳推廣等,表面上活的極其“風光”,然而真相是假,風光的外表下,是企業在絞盡腦汁尋盈利之道。

          當然,紙始終是包不住火的,一旦出現用戶大量退押金的情況,而企業沒有多余的資金來退還用戶押金,那么企業挪用押金的事就會被暴露出來,將給企業帶來巨大打擊。

          信任危機來臨,共享行業將陷入“退押潮”

          目前,由于部分共享企業頻頻被爆出挪用押金、企業倒閉和退款難等問題,公眾對共享行業的預付押金模式有諸多怨言,而隨著此次小黃車事件發酵,人們對共享行業的信任更是達到了一定冰點。

          2018年12月6日,中消協聯合百度發布的報告顯示,共享經濟的投訴量在2018年呈現上升趨勢。在共享經濟最具有代表性的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領域中,共享單車投訴量占比最多,達67.5%;其次共享汽車投訴量占比21.8%;共享充電寶投訴量占比10.9%。而在所有投訴中,投訴最多的就是“押金難退”問題。

          “退押金難,難于上青天”。如今,在面對越來越多企業被爆出存在押金難退的情況下,用戶對共享行業的押金模式缺乏信任感,很多人都表示不太敢交押金了。更有一些用戶在小黃車事件發生后,干脆把摩拜、哈羅單車甚至是共享充電寶的押金全都退了。再加上今年公眾對共享經濟投訴量的不斷提升,有人預測,照此勢頭發展,共享行業可能會因此進入“退押潮”。

          至于“退押潮”是否真會來臨,目前還尚未可知。不過能夠確定的是,現在的共享行業已經陷入了一場群眾“倒戈”的信任危機。試問,在當今存活的共享企業中,有多少共享企業沒有挪用用戶押金?又有誰能夠保證不成為下一個小黃車?

          失去民心,共享行業的押金模式是該“治”了

          如今,押金難退已經成為共享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而共享行業押金模式的“不正確性”則是一切罪惡的根源。

          眾所周知,押金模式最早出現于租賃行業。如到賓館住宿需要押金、租車出行需要押金、租賃電視機也需要押金。而推出押金模式,無疑是為了保障企業利益,防止租賃產品被客戶損壞、盜走等,這與共享行業有著相似之處。

          但與之不同的是,租賃行業的押金模式是即還即退,就是說在顧客歸還租賃產品時,企業就會立即將押金退換給用戶。而共享行業則不然,用戶在使用完并歸還共享產品時,押金不會自動歸還給用戶,而是需要用戶在線上申請退押金才可以,且押金一般在3天、7天或更長時間才能退還給用戶,極為不便。

          但不管是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還是共享雨傘,用戶的使用頻率較高,出于惰性心理和對共享企業的信任,很多用戶選擇暫時不退押金,把錢留在了共享企業的“錢包”中。正如同前文所說,為了能更好的運營,一些共享企業經受不住“誘惑”,最終走上了“挪用押金”之路,而走上這條道路的企業一不小心將會迎來滅頂之災。所以,為了用戶也為了企業自身,共享企業的押金模式是該做出改變了。

          一方面,共享企業可以與第三方機構合作,將用戶押金保存在第三方手中,而不是由自己管。且企業可增加自動退款功能,平臺可根據用戶實際情況進行判定,讓用戶在申請退款的時候能更加方便、快捷。也就是說,用戶在用完共享物品時,就可以收到自己所交納的押金,降低用戶退押金的困難程度。

          另一方面,推出“免押金模式”。免押金模式就是所謂的“信用+免押金”,只要用戶信用積分達到企業所規定的數值,就可以享受到免押金使用共享產品的權利。

          由于免押模式與用戶信用掛鉤,如果用戶出現違約情況,其信用分數就會相應減少,從而影響用戶使用相關的共享產品,所以免押金模式能對用戶行為進行有效約束,逐漸形成良性循環。更重要的是,免押金模式不但能充分消除用戶顧慮,還能拉動更多潛在用戶使用共享產品,為企業帶來更多流量,可謂是一舉多得。

          小結

          隨著ofo小黃車、途歌等共享平臺“押金難退”風波的陸續出現,引發了大眾對共享行業的信任危機,整個共享行業都變得岌岌可危。不過換個角度來看,這也可能是共享行業更正挪用用戶押金的不良風氣,并走向正常發展軌道的契機。只要共享企業能夠切實地為用戶著想,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押金退款方式與免押金模式,以此來重新建立起用戶對共享行業的信任,那么共享行業將迎來一個新起點。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