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餐飲 >

          中移動迎來隔壁大樓的帥,5G和混改跟著電信聯通

          時間:2019-11-20 22:58:34|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多情自古傷離別,中國移動又到了換帥的季節。

          3月4日上午,北京金融街春光明媚,在中國電信大樓前,一群員工正在依依不舍地與他們的董事長楊杰作別,而面帶笑容前來迎接這位高層的不是別人,而是和他們你死我活競爭了15年的中國移動。

          對于中國移動老員工來說,這也是自中國電信分拆以來,2004年至今迎接的第四任董事長,從王建宙、奚國華、尚冰,再到今天的楊杰。除了王建宙來自中國聯通外,另外兩位均來自工信部。

          19年來,中國移動勵精圖治,不斷壯大,今天員工已經超過50萬人,2018年營收10878億,排名全球第三(前兩名是美國的ATT和Verizon),相當于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總和還多,利潤是前兩者之和6倍,甚至還多。

          今天,中國移動已成為全球一個巨無霸,為何不追求穩步前進,而是高層更換頻仍呢?

          從“大象快跑”到分拆上市

          “大象快跑”是王建宙提出的形象稱謂,在15年前的2004年,國內用戶已超過3億,營業額為1923.81億元,占據了60%移動市場份額。

          2005年至2011年,中國移動收入增速從26.3%回落至8.8%,利潤增速從28.3%回落至5.2%。

          由此可見,這頭大象明顯步履放緩,但大象畢竟還是大象,只是從“大象快跑”變成了“大象慢跑”。2012年,奚國華接手中國移動時,該公司平均每天進賬3.45億元。

          在移動互聯網沖擊下,盤踞在多個省份的中國移動基地公司蠢蠢欲動,開始成長起來。但是,業務仍然由中國移動集團統一協調。

          當時,業務表現比較突出的,是地處廣東的互聯網基地、位居成都的音樂基地、位居廈門的動漫基地,以及位居遼寧的位置基地。由于互聯網開放性,各個公司對標都是BAT,導致中國移動其它地方業務與互聯網基地業務同質化程度越來越高,互相掣肘時有發生。

          地方公司希望獨立發展的欲望越來越強烈,而中國移動集團混改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隨著原來基地業務的合并,中國移動旗下成立了諸多子公司,譬如,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中移物聯網有限公司、中移互聯網有限公司、中移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中移建設有限公司等多家專業化子公司,而這些品牌,絕大部分還是依賴中國移動集團而存在。

          2017年12月,中國移動通信集團公司進行公司制改制,企業類型由全民所有制企業變更為國有獨資公司,并更名為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有限公司。

          2018年8月份,中國移動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李躍透露,公司正在籌劃旗下3家至4家公司分拆上市,但上市具體時間、地點未定。

          當時,李躍還圈定了拆分的業務范圍,將會考慮選擇已獨立運營、與大網業務關聯較少、方便財務核算的公司。但隨后,中移動進行了辟謠,不過關于中國移動分拆的消息,就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電信分析師付亮曾指出,在復雜的集團體系之下,一些子公司競爭優勢無法體現,不能很好地參與到市場競爭,子公司價值也受到低估。李躍也坦言,中國移動旗下有不少子公司或業務價值被低估,如咪咕這類互聯網化業務。

          這種說法是有一定的道理,譬如,一些公司在業務方面已全面對標BAT。譬如,2018年10月份,中國移動注資10億,成立了中移動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業務涵蓋融合支付、特色電商、金融科技三大板塊,和微信支付、支付寶、螞蟻金服等業務進行競爭。但最大的問題在于,這些公司如果不上市,在中國移動集團旗下發展,受制于管理體制,很難和互聯網公司同臺競爭。

          中國移動一直“跟著”電信聯通跑

          中國移動一直扮演的是“后來居上”的角色。

          時間回到2000年,從中國電信拆分出來的中國移動,根本就看不到前景。據中國移動老員工講,當時很多人都不想去新成立的移動公司,除了不是鐵飯碗外,當時固話寬帶屬于暴利行業,是一塊煮在鍋里的肥肉,可是,分家出來的移動人,只能遠遠地聞著從中國電信大樓飄來的香味。

          當時,寬帶和固話業務都劃在電信聯通手里,中國移動只能經營“移動”業務。

          “我在杭州市電信局當局長的時候,正處于‘裝電話熱’的高峰期,盡管我們不斷加快工程進度,努力擴大電話交換機的容量,鋪設新的傳輸線路,但仍然無法滿足民眾需求。"

          中國移動前董事長王建宙撰文回憶中國電信業那些事兒時,仍然不忘這段固話給他帶來的美好時光。

          隨著時間的推移,3G牌照終于發放,中國移動看似是和中國電信、中國聯通站到一個起跑線上了。然而,劃分在中國移動手機只有中國自主創新的TD牌照,而全球通用的FDD牌照掌控在聯通和電信手里。于是,中國移動就開始在網絡、終端,追趕前者。

          直到中國移動拿到4G牌照、固網寬帶牌照,才真正與聯通和電信站在同一起跑線。今年5G牌照即將發放,中國移動再次迎來了換帥,或在國企改革方面向電信和聯通靠攏。

          中國移動“混改”會引入BAT?

          在運營商與互聯網巨頭BAT的業務競爭中,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率先選擇合作共贏。中國聯通和微信推出一些列互聯網業務,而中國電信與網易合作推出了易信社交平臺,與中國移動飛信直接競爭。

          中國移動卻表現地劍拔弩張。2012年12月,李躍在中國移動全球開發者大會上發言表示,隨著移動互聯網發展,傳統運營商業務正在受到猛烈沖擊,尤其是OTT企業對傳統運營商的擠壓非常明顯,這些業務使得運營商原來的短信、話音、甚至包括國際電話業務都受到了很大挑戰。

          李躍進一步“點名”騰訊QQ占用運營商信令資源非常大,原來的一些機制不太適合傳統運營商的網絡設計,中國移動和騰訊相互之間應該有溝通。

          至此,中國移動與騰訊微信之間的矛盾公開化。隨著中國電信易信的消失,飛信再也沒有力量對抗微信,中國移動才與騰訊微信關系正?;?。

          近期,有媒體報道稱,時任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的王建宙,在反思中國移動的策略問題,他坦言,如今移動支付、微信等,中國移動十年前就想做了,但由于商業模式、機制等問題擱淺了。

          對于微信的殺傷力,王建宙早有預料。2010年1月1日,王建宙拜訪騰訊總部并約見了馬化騰。這個時間前后,中國移動飛信出來之后,聲稱要搶奪微信20%用戶。時隔不久,中國移動憑借著超過6億的移動用戶,飛信數量很快就超過了1億。

          今天,中國移動的飛信已淡出人們的視線,這是后話。

          在2013博鰲亞洲論壇上,身份為中國移動戰略決策咨詢委員會主任的王建宙說,OTT服務加重了運營商網絡負擔,收取的流量費無法彌補相應支出,只有各方利益都兼顧才符合客觀規律,運營商與OTT服務提供商需要坐下來談談。

          然而,隨著中國聯通、中國電信與BAT的合作深入,中國移動孤掌難鳴,眼睜睜地看著騰訊微信不斷做大,而飛信走向死亡,最終選擇了與微信業務的合作。

          今天,在選擇與BAT資本運作方面,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再次“領先”。

          2017年,中國聯通混改,騰訊、百度、阿里巴巴、京東等十幾家戰略投資者將認購90億股中國聯通A股股份,騰訊占股5.18%,百度占股3.30%,京東占股2.36%,阿里占股2.0%。

          在中國聯通混改之后,2019年1月份,中國電信翼支付宣布,其A輪引戰增資結果正式獲得央行審批通過。據翼支付相關負責人透露,A輪引入前海母基金、中信建投、東興證券和中廣核資本等四家戰略投資人。

          這標志著中國電信混合所有制改革,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2019年1月,國資委發布了《關于中央企業創建世界一流示范企業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提出要選定包括中國移動在內的10家公司,可以綜合運用混改、員工持股、股權激勵等各項國企改革政策,充分發揮改革實效。

          這標志著中國移動混改拉開了序幕。證券日報報道稱,中國移動的混改試點是國資委點名的,因此肯定要做。國企混改引入互聯網機構為企業混改提供了一個重要思路,不排除中國移動會引入互聯網機構進行混改的可能性。那么,中國移動2018年盈利7405億,這個數據超過了BAT三家巨頭公司盈利總和,在這個前提下,它會像中國聯通一樣引入BAT嗎?拭目以待。

          【來源:藍鯨TMT網    作者:毛啟盈】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