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購物 >

          傳統KTV打入冷宮,全民K歌和唱吧誰是“K歌之王”

          時間:2019-11-20 22:49:29|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t018a4dd74158e34337

          你最近還去KTV唱歌嗎?

          去年11月5日,“6000多首歌將從KTV下架”的新聞登上了微博熱搜。

          一時間評論區崩潰,“苦苦練習好不容易才會唱陳奕迅的《十年》,你告訴我下架了?”、“KTV里沒有喜歡的歌了誰還去啊”、“金曲沒了,還不如在家K歌了”、“下架6000多首歌好像對我的影響也不是太大,因為真的很久沒去過KTV了”......

          目前KTV包房里,出現的現象更多的是:麥霸們可以從開始唱到結束,而羞于開口的“聽眾”們則選擇扣手機來緩解尷尬。此前也有媒體對青年群體“為什么不愛去KTV”作出調查,得票最高的選項是“KTV 給人的社交壓力太大了,只有會唱才有存在感,而不會唱的人會覺得索然無味”。

          久而久之,麥霸們沒有了聽眾,自然會另辟蹊徑去其他的平臺,于是麥霸們開始轉戰線上K歌app了,因為那里志同道合的伙伴更多,漸漸地去KTV唱歌的人變少了。而且據相關媒體報道,萬達、錢柜等實體娛樂K歌門店在近幾年來處于萎縮的情形。顯然,KTV始于社交,最后也很可能終于社交。

          KTV失勢,背后澆涼水的是誰

          作為提供影音設備與視唱空間的場所,KTV承載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眾所周知KTV的前身是卡拉OK,其興起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跨世紀風靡全場的娛樂方式。

          可這把從上個世紀一直延續下來的KTV之火,如今又在被誰潑冷水?

          第一盆水,受音樂版權限制。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音樂行業對版權持有矛盾的態度。KTV依靠廉價的盜版來加速音樂傳播的同時,又被冠上“盜版”的名義侵犯了音樂人的合法權益。

          只不過,伴隨著數字音樂的興起,版權意識也越來越強烈。在去年11月5日的歌曲下架回應聲明中,音集協表示,此次通知歌廳刪除版權音樂電視作品,就是清理和規范曲庫的第一步。

          況且,從磁帶到CD光盤,再到線上音樂;從幾百塊錢的專輯,再到線上的免費收聽,音樂似乎越來越不值錢。這導致了音樂原出處的公司賺不到錢,于是只好以維權的方式出售音樂版權,而曾被視為侵權“重災區”的KTV歷劫是無可避免的了。

          第二盆水,替代品出現。

          線上K歌app的興起與商場迷你KTV的出現,將原本熱衷于去KTV狂歡的用戶分走了部分,導致了不少KTV門前開始出現“冷清”狀況,而這種現象多出現在三四線城市。

          2012年5月唱吧app上線,公開數據顯示唱吧上線的首日注冊用戶就突破了10萬。雖說這10萬用戶中不排除存在與KTV用戶重疊的部分,但是隨著2014年全民K歌的上線,帶有強社交性的全民K歌將熟人用戶連接起來,在家也能和好友共享K歌的功能著實造成KTV人流量逐漸減少的現象。

          再到2016年年初,北京部分商場中出現了迷你KTV,商家采用統一的配置,每個小玻璃透明房間中有一套相對完整的設備,包括一個大屏幕、選歌系統、兩個高腳椅和兩副耳機。新的玩法讓不少年輕人想嘗鮮,而迷你KTV恰好可以滿足消費者碎片化時間K歌,故而花費在KTV上的時間自然而然也就減少了。

          簡單來說就是,市場花樣越來越多了,碎片化娛樂也越來越盛行,用戶移動消費場景與傳統KTV進入了搶用戶、搶流量、搶時間的環節。

          其中以唱吧、全民K歌為代表的頭部K歌app,來勢洶洶步步緊逼KTV退場。因為以線上K歌帶起的社交生態以及一系列周邊,是用戶所向往的,也是較為青睞的,而這一切,讓傳統的KTV顯得有些勢單力薄。

          全民K歌和唱吧與傳統KTV爭奪用戶是事實,而二者之間愈演愈烈的競爭也是事實。

          后起之秀全民K歌和唱吧的較量

          移動K歌app中,最為火爆的就是全民K歌和唱吧,二位占據榜首一二,而且遠遠甩尾天籟K歌、K米、酷我K歌等。而在戰略布局以及與綜藝的聯動上,二者均有不一樣的體現。

          戰略布局方面

          全民k歌是社交類型的k歌app,屬騰訊系產品,側重社群運營。比如可以用微信和QQ登陸全民k歌,直接導入好友,此外還有有官方的家族,線上k歌房等。說到底,全民K歌打的還是社交牌。

          而唱吧是打造生態鏈,其在線上運營線上商城,線下經營KTV。而且唱吧更注重唱歌本身,曲庫比較豐富,音質也相對較好,不少媒體都曾報道唱吧的打分比全民K歌科學性更高。

          以此來看,在戰略布局上各有各的側重點,簡單來說全民K歌是注重社交,而唱吧是注重K歌本身。因此,用戶若是想要打造自己的熟人社區,選擇全民K歌無疑;但是若想專注音樂本身,唱吧是最佳選擇。

          不過,縱觀目前移動K歌市場,全民K歌無疑是頭號玩家。作為一款由騰訊一手打造,集音樂、短視頻、直播、社交于一體,以K歌為核心的泛娛樂平臺。全民K歌利用了騰訊超級IP的社交屬性以及音樂版權基因的優勢,因此其MAU(月活躍用戶數量)數據亮眼。

          比達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6月,全民K歌月活躍用戶數近1.7億,遙遙領先同領域的其他玩家。其中,唱吧排名第二,月活躍用戶數近3700萬。

          事實上,唱吧最早引領了移動K歌的時尚風潮,因為其比全民K歌早上線兩年??墒呛髞?,隨著市場上同質化產品不斷涌現,以及全民K歌的強攻,唱吧不得不讓出移動音樂市場第一的寶座。

          在去年上半年,唱吧已經完成了為期近兩年的上市輔導工作,并于6月7日向證監會遞交了A股創業板上市申請。但是久久等來的,卻是12月12日,騰訊集團音樂在紐約上市。事態的反差似乎意味著資本家們認為全民K歌未來比唱吧更加“吸金”。

          綜藝聯動方面

          細細看來,全民K歌目前玩得不亦樂乎的,正是當年唱吧最開始玩,但最終沒有把握住的。其中,與湖南衛視《我想和你唱》綜藝的合作就是其中一例。

          根據易觀2016年3月的數據,唱吧和全民K歌的用戶滲透率分別是67.4%和37.4%,顯然當年唱吧的數據是占足優勢的,而且綜藝的推廣看中的就是移動K歌app的普及度,所以2016年湖南衛視選擇與唱吧合作不無道理。

          但,如果說2016年唱吧是以其熱度的優勢獲得了與綜藝合作的入場券,那么成也熱度,敗也熱度。

          2018年全民K歌的數據反超了唱吧,根據極光大數據的2018年Q2移動互聯網行業報告顯示,全民K歌6月滲透率為21.5%,DAU(日活躍用戶數量)均值達1940萬;唱吧6月滲透率為2.3%,DAU均值達110萬。從數據中可見,全民K歌占了上風,因此重利益的商道上,湖南衛視在2018年將手伸向全民K歌也不無道理。

          只不過,在全民K歌的猛烈攻勢下,唱吧依舊存在自有它獨特的優勢。而唱吧的最大優勢就在于其早于全民K歌上線,最先獲得的用戶粘性相對較強,沉淀性較高。因為那些在唱吧上已經打下江山的元老級人物,自然是舍不得放下已有的粉絲,轉戰去其他平臺的。

          總之,以目前的態勢,全民K歌是占足了風頭,唱吧還是稍微遜了色彩。但是,隨著人們對培養興趣愛好的意識愈來愈強烈,而以專注音樂定位的唱吧,再加上其高粘度的用戶,保不齊還有翻身的機會。

          全民K歌和唱吧誰是“K歌之王”?

          K歌app正處風口,而全民K歌和唱吧兩位互聯網時代的寵兒也將迎來新一輪的變革。

          首先,K歌app們將不斷強化變現模式。前有傳統KTV受版權限制的前車之鑒,所以K歌app們未來應當重視版權,特別要維護好K歌紅人的版權。

          因為隨著碎片化消費不斷升級,人們開始愿意為好的內容、好的歌曲付費。碎片時間中,人們除了追求新鮮,還講究超前,因此,如果能抓住這部分人的心理,會員制度普及度無疑會越來越高。會員制度能夠獲取用戶的信任,提高用戶粘性的同時而且還能賺錢。

          在線上,作為騰訊在移動K歌社區領域的重要戰略布局,全民K歌的變現方式有付費會員、虛擬道具打賞、數字專輯售賣及硬件周邊售賣等等。用戶可以在App內購買虛擬貨幣K幣,用K幣購買禮物來贊賞主播或者其他用戶。

          而唱吧的變現模式與全民K歌基本上沒有什么不同,最大的增值也是通過會員收入。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唱吧殺入線下KTV的戰略,這是一個大膽的動作,也是其商業變現模式的一次重量型升級。

          其次,在內容上,“線上K歌+社交+短視頻”已成為主流模式,而且這種模式在短時間內不易被打破,所以在此基礎上,K歌APP們未來應該會深耕于內容。

          在今年11月末,全民K歌舉辦的2018“全民星歌聲”總決賽在深圳圓滿收官。而通過比賽成為全民K歌簽約的素人新星,將獲得個人專屬定制EP。有趣的是,此前唱吧也有過類似的舉動,即為2016超女制作唱片,以及與《我想和你唱》一起制作了專輯。

          而且二者在下線雙雙都有布局,全民K歌布局“全民K歌自助店”,唱吧布局“唱吧麥頌”,在用戶的爭奪戰中線下市場競爭的激烈程度并不亞于線上。2018年5月全民K歌自助店升級為LIVEHOUSE自助店,包含了開放式的舞臺機、K歌房以及觀眾休閑區三個功能區域,打造了更優越的用戶體驗。

          而唱吧也沒有示弱,陳華表示,最近兩年加大了對麥頌KTV的投資,目前在全國已有400多家門店麥頌KTV的贏利情況不錯,平均一百家店有95家店以上是贏利的。線下迷你KTV也已經將K歌亭廣鋪全國各地的商場、機場等地,目前已有2萬多臺,投入還在規劃中。

          簡單來說,全民K歌和唱吧在內容上各有千秋,一個打造場景,一個全國圈地。不難想象,在各行都在強調內容優化的狀態下,下沉內容是市場的導向,也是市場的選擇。

          從線上到線下,無論是在變現模式的規劃,還是在內容的布局,全民K歌和唱吧都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意。如果以2018年為時間背景選出“K歌之王”,那么無論是從用戶上、流量上、還是營銷上,全民K歌無疑是2018年年度“K歌之王”了。

          但是在未來,逆襲成功的全民K歌是一站到底,還是當年好漢唱吧將奪回第一寶座,目前還無法下定論。但是可以確定的是,未來K歌app的受熱程度只會繼續增加而不會退減,勝券還看K歌app玩家們如何出招了。

          熱門導讀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