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人事 >

          與狼共舞:機構入場將助推加密貨幣價格上漲,

          時間:2019-11-20 22:53:12|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從華爾街最近傳出的消息來看,2019年似乎將成為機構進軍加密貨幣的一年。

          圖片來源:pixabay

          然而,當這些機構蜂擁越過障礙并投身加密貨幣領域時,就像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即使僅僅是關聯因素,加密貨幣的價格肯定會在中短期內上漲。另一方面,我們似乎正在歡迎加密貨幣所要擊敗的敵人——金融精英們根深蒂固的古老血統——進入我們的陣營。

          因此毫無疑問,機構絕對要開始進軍加密領域了,如果你認為這是一件好事,那么這可能是一個好時機來問問你的忠誠到底在哪里。

          加密貨幣的“奧弗頓之窗”可能會變小

          由Winklevoss雙胞胎兄弟創建的加密貨幣交易所Gemini正在大力將宣傳自己宣傳為一個“受監管”的平臺,以吸引機構投資者。|來源:Shutterstock

          “奧弗頓之窗”( Overton window )指的是允許在公共領域討論的思想范圍。窗外的話題并不一定是被禁止或審查的,它們只是被埋藏得太深,以至于大多數人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直到幾年后,當你在互聯網的某個陰暗角落偶然發現它們時,它們通常以紅色藥丸的形式出現。

          正如我們在r/bitcoin reddit上看到的,當人們有既得利益需要保護時,他們會很高興地調整“奧弗頓之窗”的長度和寬度,以使其視野范圍符合他們的喜好。

          從reddit加密貨幣版塊刪除負面評論并不奇怪,特別是考慮到狂熱的加密貨幣持有者多么希望保護他們的投資。但有充足的證據表明,對r/bitcoin的大肆審查始于這些機構成立之時。

          這些機構是比特幣領先開發公司Blockstream的金融后盾。其中包括全球第二大金融服務公司安盛集團(AXA Group)旗下的安盛風險投資公司(AXA Venture Partners)。自2016年以來,Blockstream一直在幫助指導比特幣的發展,如果你還沒有耳聞,那可能是因為“奧弗頓之窗”是專門設置的,所以你不知道。

          在不涉及彼爾德伯格集團[1](Bilderberg) 似的陰謀的情況下,對r/bitcoin的審查讓我們看到了“舊貨幣”機構對加密貨幣的開源、去中心化理念的反應。他們大笑,然后繼續拿走你的錢。

          復興:在不扼殺比特幣的情況下擁抱比特幣

          很難相信Facebook曾經被譽為技術救世主。加密貨幣會遭受類似的命運嗎?|來源:Joel Saget/AFP

          “哎呀!互聯網在各個方面都不是我們想要的。”

          這句話是蒂姆•伯納斯•李爵士(Sir Tim Berners-Lee)在今年早些時候說的,當時這位萬維網(World Wide Web)的發明者哀嘆互聯網的最初夢想沒有實現。

          伯納斯•李將20世紀90年代早期互聯網的承諾的自由、開放、匿名、去中心化的概念與我們今天所熟知的互聯網進行了比較,由于政府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勾結,互聯網受到審查、控制、跟蹤和監視。

          注:互聯網不需要被摧毀,就能消除其破壞性的潛力;它只需要恢復成人們所公認的做事方式。這個過程經常發生,并有了自己的名字——互聯網復興,其定義為:

          “……在媒體文化和資產階級社會中,政治上的激進思想和形象被扭曲、籠絡、吸收、消解、合并、兼并和商品化,從而通過中立、無害或更傳統的社會視角被解讀的過程。”

          早在2014年,一些比特幣愛好者就預言了加密貨幣領域復興的命運,比如早期的比特幣礦工斯特凡•莫利諾伊(Stefan Molyneux)。

          將類比放大到互聯網,2011年,Facebook因在幫助組織埃及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的抗議活動中扮演了一個不經意的角色,被譽為科技領域的救世主。幾年過去了,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社交網絡已經成為互聯網歷史上對隱私最大的威脅之一。

          加密貨幣是一劑良藥:但我們能及時服用嗎?

          要避免落入銀行家、全球主義者、主流人士、或任何人的陷阱,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變得足夠獨立和自給自足,從而不再需要購買他們所出售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再多的宣傳和推銷也不會有效果,因為我們的生活中不會留下任何需要他們來填補的空缺。

          沒錯,自由主義者的耳朵現在應該豎起來了。作為一種政治意識形態,自由主義的困境與比特幣非常相似,它們都在努力將大眾從金融束縛中解放出來。

          自由主義的命運并不取決于它作為一種治理體系的效力,而是取決于普通公民實現其理想的能力。同樣,比特幣作為一種自由工具的未來成敗,將不會取決于其技術的效率,而是取決于人們能否承擔起自己作為照顧者的責任。

          在當今的依賴性文化中,上述任何一種結果實現的可能性似乎都微乎其微。在公立學校體系中,很難找到這種培養新的獨立業精神所需的教育。如果比特幣在委內瑞拉的使用量突然增加是一種跡象,那么,正如我們縱觀歷史時經常出現的情況一樣,我們可能首先需要經歷一場災難,然后才會發現哪里出了問題。

          或許這是一場與2008年導致一個名叫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密碼員開始研究比特幣類似、甚至更糟的災難。

          “2009年1月3日,財政大臣正處于實施第二輪銀行緊急援助的邊緣。”

          比特幣的未來沒有定數——它的命運由它自己決定

          看一看,如果這些機構來了,而它們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加密貨幣來分散投資,增加養老基金的規模,那么這一切都很好。隨著需求量和曝光率的增加,加密貨幣將出現上漲,從長遠來看,我們所有的早期采用者都將從中受益。

          然而,現有的金融秩序不太可能僅僅是套上馬鞍,與一群有怪癖的程序員和密碼朋克建立的規則一起發揮作用。是的,機構會使用這項技術,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會遵守它的規則。

          像摩根大通(JP Morgan)和Facebook這樣的公司轉向創建他們自己的加密貨幣就證明了這點,他們的加密貨幣基于自己的私密協議和自己定制的規則。奇怪的是,這可能是密加密貨幣領域和機構之間最友好的解決方案:機構創建自己的“加密貨幣”,而我們保留真正的加密貨幣。

          1.彼爾德伯格集團是一個由歐美各國政要、企業巨頭、銀行家組成的精英團隊,他們在“暗處”操縱著世界。這個秘密組織的諸次會議所討論的問題包括全球化、國際金融、移民自由、國際警察力量的組建、取消關稅壁壘實行產品自由流通、限制聯合國和其它國際組織成員國的主權等等,往往被認為是西方重要國際會議召開前的預演。這個超國家游說團體,被形像地稱為“彼爾德伯格俱樂部”。↵

          原文:https://www.ccn.com/sleeping-with-the-enemy-why-institutional-adoption-is-bad-for-bitcoin

          作者:Greg Thomson

          譯者:Libert

          稿源(譯):巴比特資訊(http://v1.8btc.com/sleeping-with-the-enemy-why-institutional-adoption-is-bad-for-bitcoin)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