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nnxki"></b>
        1. 手機版 歡迎訪問鴻智資訊網 (www.www.yongbaijiao.site)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注冊 >

          撕開科技外衣 京東金融還是那家"牌照荒&qu

          時間:2019-11-20 22:30:56|來源:鴻智資訊網|編輯:資訊網|點擊:

          最近的資本市場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與幾家巨頭公司和獨角獸集中上市帶來的喜慶感同時出現的,是外媒不斷傳來的估值下調、流血上市的報道。

          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雙雙不容樂觀的大環境下,BATJ旗下被廣泛關注的金融業務,似乎也出現了不同境遇。已經獨立分拆的三家公司中,螞蟻金服和度小滿都在今年Q2完成了新一輪融資,京東金融則一直未公布最新的融資進展和經營數據。

          不過,京東金融近期也并非完全沒有數據可循。根據《中信證券(16.100, 0.06, 0.37%)-京東金融1號京東金條信托受益權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中的信息,從2016年一季度到2017年四季度,消費金融業務在京東金融總營收中的占比一路從34%上升到了55%,已經超過一半。

          消費金融業務的主體是京東金融旗下三家小貸公司,是名副其實的金融業務。比照近一兩年來京東金融對自己“科技公司”的定位,就很讓人費解了。

          今年博鰲亞洲論壇期間,陳生強還曾公開喊話稱,“京東金融未來只做Tech(技術),不做Fin(金融)”。但京東金融的數據,怎么看都更像是一家典型金融公司吧?

          一、收入大頭仍是金融

          事實上,這不是京東金融第一次流出類似的數據。

          根據《證券時報》的報道,今年年初時京東金融就啟動了B輪融資,總數130億元,4月底完成打款。截至目前,這筆融資仍然沒有官宣,我們暫時無從判斷融資進展是否不太順利,但當時流出的BP卻透露了更詳細的數據。

          2015年以來,京東金融的收入結構中,支付業務收入占比逐漸降低,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和財富管理業務的收入規模則逐漸上升。最新的數據為2017年前三季度,消費金融收入占比為50%,支付業務收入規模占比為16%,財富管理和供應鏈金融收入規模占比分別為14%。

          而無論是消費金融、支付業務收入或是財富管理和供應鏈金融,對應的都是金融業務。

          特別是收入占比最高的消費金融,主要來自白條和金條兩項業務。第一消費金融的報道稱,金條的日利率在0.04%~0.095%之間,即年化14.4%~34.2%之間。目前京東金條業務的整體加權平均利率為18.9%。這個利率遠高于借唄的加權平均利率14.6%(2017年11月數據),也高于微粒貸的對客利率17.28%(2017年11月數據)。

          在營業收入構成圖中,金融科技并未作為單獨板塊出現,而是和農村金融、海外、證券一起被并入了合計占比1%的“其他”。

          對比《中信證券-京東金融1號京東金條信托受益權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中提到的2017年四季度消費金融營收占比為55%的數據,可以判斷上述BP的數據可信度很高。

          這里可以對比螞蟻金服的營收份額比例。

          螞蟻金服6月宣布最新一筆融資時流出的融資材料顯示,收入主要來自支付連接、技術服務和金融服務三部分。2015年時,支付連接收入占比約64%,金融服務占比23%,技術服務占比14%。到了2017年,這三個數據已經變成54%、11%、34%。

          可以看到,二者的收入結構都在調整,但方向差別很大。螞蟻金服的技術服務的收入占比在逐步提升,金融服務在下降;京東金融的數據走勢則剛好相反。

          二、模式天花板

          從行業發展經驗來看,賬戶體系對金融科技公司的作用至關重要,無論是騰訊金融還是螞蟻金服,其支付賬戶都起到了基礎設施的作用,而京東支付在此處的缺失始終是一個瓶頸。

          京東金融融資BP中提到的另一個數據是,截至2017年Q3的份額,收入規模占比排在第二的支付業務,綁卡累計用戶數超過1.8億,累計交易額超過3萬億。

          可以對比的是支付寶和財付通的份額。根據易觀發布的《2017年第3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監測報告》,僅2017年第三季度,國內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的交易規模就達29.5萬億元,其中支付寶占比53.73%,約為15.85萬億元,財付通占比為39.35%,約為11.6萬億元。 

          顯然,京東的支付業務仍然規模較小。這其中還包括了一個不可忽視的前提——2017年1月,京東金融拿下了中國銀聯的戰略合作,不僅成為銀聯的收單成員,還發行了NFC虛擬卡“京東閃付”。這可是支付寶和財富通都沒有的政策傾斜。

          賬戶體系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其他業務的呈現效果。

          科技考拉從某與京東金融存在合作的金融機構人士處獲悉,從用戶導流效果來看,京東金融在個別時候可能還不如某些頭部自媒體。一家財富管理公司要在線上發售理財產品,先走了京東金融的渠道,但銷售額不太理想;后來轉去走某消費金融的頭部公眾號渠道,效果竟然超過前者。

          三、求而不得的牌照

          在上文提到的京東金融融資BP中,對當時那輪融資的用途描述為,“本輪不低于100億人民幣的融資,計劃將用于兩個部分:并購金融牌照、技術研發和市場投入”。

          在此之前的公開口徑中,京東金融曾不止一次的表示,牌照的獲取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有業內人士對科技考拉稱,事實上京東金融在申請牌照一事上并非不積極,而是監管方面對其實際能力存在質疑,因此銀行、保險、基金等幾個行業內所謂的“大牌照”,一直沒有獲得監管機構的放行。

          無論京東金融如何對外自動定位,收入構成幾乎證明了它是個典型的金融公司。以目前的監管風向看,未來京東金融仍然需要放相當一部分精力在牌照上面。

          6月的第十屆陸家嘴(15.150, -0.19, -1.24%)論壇上,中國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稱:“只要金融機構有風險外溢的一定要持牌,一定要接受審慎監管,對于風險外溢不太大的機構,要加強對其業務的事中事后監管。”

          我們理解,京東金融希望成為一個擁有獨立流量來源和底層技術優勢的公司。但從其業務、營收、甚至品牌上來看,京東金融當前似乎都不能擺脫對京東集團的依賴,距離成為一家真正的科技公司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文/楊舒芳(沖科技聯合創始人)

          來源:虎嗅網

          編輯推薦

          Copyright © 2002-2019 鴻智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亚洲 欧美 日韩 综合aⅴ视频